为什么你看TA越来越不顺眼?

17-10-11


  1838年,当达尔文第一次考虑婚姻问题时,他就像观察野生动物研究进化时那样,情不自禁地做了一系列的笔记,包括一个看起来颇具科学性的关于婚姻利弊的清单。在反对一栏,他列举了“孩子带来的花费和焦虑”以及“结婚的男人永远不能乘坐热气球”这样古怪的事实。而支持婚姻的一栏,他写了“老年时稳定的伴侣和朋友”,并明确地表示,决定性的因素是确定“妻子无论如何都会比一条狗好”。
  但是达尔文夫妇享受了幸福的婚姻生活。1882年在达尔文的弥留之际,这个曾经颠覆了人类对自身认知的杰出科学家,简单地说了一句:“我的爱人,我的挚爱。”
  不过世界上这样幸运的人其实很少,婚姻就像建立在一片倾斜的田野上,每件事都逐渐走向下坡路。很多夫妇早期心目中“生命的挚爱”,多年后都变成了“世界上最讨厌的人”,这真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悖论。
  婚姻如何让当初的吸引点变成缺点?
  长久以来,爱情一直是诗歌、文学、电影与艺术的主题,近年来才成为科学研究的课题。黛安·费尔姆丽 是美国加州大学的社会学家,专门研究夫妻关系问题。她发现,刚开始恋爱时伴侣最吸引自己的特质,到后来往往成为让自己最讨厌的缺点。
  早在20世纪80年代,费尔姆丽就意识到这一点。那是一次朋友聚会上,她和一些女性朋友谈论的话题转向了夫妻关系,一位女士抱怨她的丈夫周末从来不陪她,然后费尔姆丽问她,一开始她丈夫的什么特点吸引了她,结果回答出人意料,她说和丈夫在高中时相恋,对他倾心的原因是他非常努力,有事业心。在座的另一位朋友抱怨说她未婚夫从来不和她分享他的感受,而他吸引她的正是深沉的气质。在这些例子中,似乎一开始最吸引异性的品质,到后来却成了最被讨厌的缺点。
  基于这种直觉,费尔姆丽进行了大量问卷调查,研究结果证明了最初的假设,不论是正在恋爱还是已经分手的恋人,恋爱对象最开始吸引他们的特点,逐渐变成了令他们讨厌的缺点。比如,费尔姆丽问一个男生喜欢前女友什么,他列出了她身体的所有部位。而当他回答为什么分手时,他说这段关系只是建立在性欲上的,没有灵魂交流。他最初想得到的东西却终结了这段恋情。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有一位女士被一位“非常细心”的男士所吸引,但是她不喜欢他总是介入她的生活。另一位女士最初被男朋友的幽默所吸引,但后来她抱怨说他太不认真了,总是开玩笑。
  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积极品质,到最后都会变得非常讨厌。如:和蔼可亲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被看作是被动的;意志坚强的人,如果常常这样,便会成为固执和不可理喻;外向健谈的人也可能成为喋喋不休的讨厌鬼;热切贴心的追求者变成了缠人的伴侣;一个富有激情的冒险者会成为一个不负责任的家长;一个美丽动人的目标可能成为一个供养不起的伴侣;悠闲自在变为懒散无追求;非常细心变成控制狂;对事业有强烈追求变成工作狂。总之,原来的优点慢慢变成缺点。
  好莱坞影星 安吉利亚·朱莉 在身上纹了一句拉丁语“Quod me nutrit medestruit”(成就我者亦可亡我),或许正是这种心态的最好注解。即让你成功和毁灭的可能是同一种东西。因此费尔姆丽将这称为“致命吸引力”。
  致命吸引力的概念在某种意义上是心理学领域的“快乐逆转”或被称为“良性自虐”的反面。快乐逆转理论认为,一些本来不愉快的事情,如吃辣椒,经过反复的体验会变成一种享受。这种情况在大多数人身上都会经常发生,其后果是导致原先的负面评价转变成为正面评价,就像电灯开关从一头跳到另一头。致命吸引力也是这样,开始的享受慢慢也会变成难受。费尔姆丽在全世界范围进行验证,得到了相同的结果。
  另外,她还发现,一个人越强烈地表现某一特质,这种特质越可能成为让人讨厌的特质。伴侣之间的看法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巨大而蹊跷的转变?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把这称为幻灭,”费尔姆丽说,“极端的品质可以产生奖赏,但也会导致损失一些相关的东西,这在恋爱关系中尤其明显。”比如说一个女性的独立意味着她能够自食其力,但是如果太独立了,就会让丈夫觉得自己的存在没有什么意义了。
  “你找到一个至爱的人,他或她的品质没有消极面,这是不可能的,” 费尔姆丽说。
  为什么伴侣间越来越相互看不顺眼?
  当恋爱关系刚刚建立时,情侣们处于热恋期,总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时候你并非没看到过恋人习惯把指关节压得咔咔响,但是你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问题。慢慢地当激情褪去,情侣间便不再愿意容忍这些粗鲁的行为了。一旦步入婚姻,人们通常不再那么注意自己的形象。因此恋爱时那个胡须剃得干干净净,约会吃饭时会喷香水的恋人变成了穿着内裤一整天不刷牙洗脸,并且抢走盘子里最后一块排骨的老公。即使你的伴侣只是偶尔这样,但是长时间的共同生活也会让你有大量机会看到这些行为。
  迈克尔·坎宁安是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的一名心理学家,他提出的社会过敏原概念很好解释了为什么伴侣间越来越相互看不顺眼了。他认为,社会过敏原是一些小事,一开始不会引起什么反应,但随着次数的积累会导致情绪的集中爆发。
  坎宁安认为这样的小事可以分为四类:
  1、粗鲁的习惯,例如出声放屁或挖鼻屎;
  2、不顾及他人感受的行为,尽管不是有意为之,但也会惹恼别人,比如,你的妻子说她会去干洗店取衣服,但是她一再忘记;
  3、故意的冒犯行为,将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
  4、破坏规则,比如说你按时交税,那些没交税的人就让人气恼。
  这四类社会过敏原为我们与另一个人共同生活带来了挑战。同样的行为如果出现在你伴侣的身上,就会特别惹人生气,大部分夫妻对此都深有体会。
  怎样才能避免社会过敏原破坏你们的关系呢?
  坎宁安说,你只能试着去接受伴侣那些令人恼怒的习惯,虽然这处方就像没开一样,而且能不能做到全凭个人,但也是唯一的解决之道。一个人的缺点就是这个人的一部分,要爱其优点就必须接受其缺点。另外你也应该学着把伴侣的怪癖当做可爱的特质,不幸的是这常常发生在人死后。如何能在对方还活着时就这么想,你便领先死神一步了。